怀孕知识:天降奇兵

2020-09-18 17:35 admin

他是怎么来到这世界上的,其实我不太清楚~。

我是一个喜欢到处趴趴走的人,老公习惯称我为「野马」。刚好那年七月份有了一个不算短的假期,在同事的吆和下,我在十分钟之内就决定了要到大陆青海一游。算好时间,嗯,大概在回台湾的前三天MC会来,于是备齐了卫生棉以防万一,结果人算不如天算,回到台湾后的第二天MC仍迟迟未报到,自己偷跑去买了验孕棒一测,赫!好家伙!真的有了啊?心中第一个念头是:「唉!亏我还带了那么多卫生棉,真是浪费行李箱的空间啊!」

怀孕的过程中,真是尝尽了当大姊头的瘾,喔!不不不,是皇太后的瘾!老公对我百般呵护不说,在娘家吃饭我连碗都不用洗了,每天就是上班、下班、睡觉、吃饭,当然偶尔还是要自动自发做一点家事,免得被批评像某种好吃懒做的动物,哈!

某个星期一清晨三点,正在睡梦中的我突然好像听见「啵!」的一声,感到有点尿意,上完洗手间出来继续和衣入睡,没多久尿意又起,这时自己突然惊觉到:「难道这就是人家说的『羊水破了』吗?老天爷啊!我星期二才要产检,不要让我星期一就见到医生吧!」接下来阵痛开始,睡在客厅的老公见我忙进忙出,问我为何不睡,我说:「我好像快要生了,你再睡一下,我準备好了再叫你!」一讲完,老公就清醒了,再也睡不着。要出门上医院时,我跟老公说:「你不要紧张啦!」老公说:「我怎么能不紧张!」我说:「我知道你很紧张,因为你手上拿着鞋把子要锁门啊!」

分娩的过程因为我採自然产的方式,阵痛的剧烈自然不在话下,而且到院时已开两指,好像就不能採无痛分娩,也没人问我要不要无痛分娩,所以就这么一路痛下去。不过阵痛总有中场休息时,我睏到不行便脱口而出:「让我睡一下!」从此变成姊姊和老公的笑柄,唉!到院后撑了三个多小时,他仍迟迟不想探出头,在医生已经準备要帮我引产时,突然他自己决定要出来了,两分钟后呱呱坠地,脐带绕颈一圈,难怪他在我的肚子里挣扎很久,真是辛苦他了!

护士小姐把他抱到我的面前,告诉我是男生、四肢都有五个指(趾)头,这时我还不太能反应过来自己刚产下一个小生命。他被稍加擦拭后,放到我的身旁,经过产道挤压的头形,就像是电影「第五元素」里唱海豚音的那位蓝色女歌手,好有趣!我仔细看着他的小眼睛、小鼻子、小嘴巴,对他说:「你好!我是你妈妈,请多多指教!我会爱你一辈子!」一股初为人母的喜悦油然而生。

出生二十多天后的某个晚上北京速记,他突然半夜哇哇大哭,连续几天如此,换奶粉无效、婆婆带他去收惊无效;就医后,医生诊断为肠绞痛,病因至今不明,但是大约到三、四个月大时会好,从此我和老公开始了长达百日的折磨,这折磨不是因为半夜没得睡,而是看到他半夜痛到哭得脸色快要发紫,心中有百般不捨,真的很想替他痛啊!

所幸到现在他已经一岁多了,肠绞痛于某一天突然消失无蹤后,除了偶尔感冒、长疹子之外,倒也没多大的病痛,现在要担心的则是他的身高太矮,运动量不够~唉!当父母的永远有操不完的心啊!但这也永远是我们一辈子最甜蜜的负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