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孕知识:宝贝别哭,有妈咪在!(下)

2020-09-16 10:02 admin

嗯~不过好像跟我长得不像耶,「他长得像我先生呢!」我笑说。接着护士翻出他脚上的小名条,上面写了我的名字,还翻出他的小鸡鸡给我看。「等一下会抱去给我先生看吗?」「当然啦!我们现在就抱去给他看啰!」乱乱被抱走后,我躺在手术台上等待肚子缝起来。心中还有一点不太敢相信自己已经生下了小宝贝了。「我觉得自己好伟大喔!」或许这句话不应该自己来说,但我是真觉得自己颇伟大的。「当然呀!生小孩当然伟大啰!」想不到护士还附和我呢!肚子缝起来后,接下来我就被推到恢复室去了。护士说我要平躺八小时,所以到下午三点才能动或抬头,现在则是连枕头都别用,因为麻醉的副作用是会晕眩,平躺对我有好处。我被插上尿管(啥时插的也不知道)。护士问我是不是要单人房,因为乱爸已经帮我要求要单人房了,我点头。说真的后来我真的觉得单人房的钱虽然要另外再贴,但真的花得很值得。

护士帮我广播了家属,乱爸和妈妈听到后马上来恢复室看我。「有没有看到孩子?」我问乱爸。他说有,还说一推出来后,乱乱就开始哇哇大哭,附近所有的家属都凑了过来呢!「3476耶,比我们想像中的大耶!」我之前一直猜乱乱最多3000。这时护士把乱乱抱来,要让乱乱吸奶,其实这个动作应该是在产台上就要做了,但因为我是剖腹,所以在恢复室补上。我下半身根本动不了,护士直接将乱乱放在我的胸部上,护士说尽量让他吸吸看,若他不吸也没关係,起码与妈妈接触一下。「可是我好像没奶耶!」因为之前别人怀孕都会泌乳,但我从来没泌过。「我看看」亲切的护士很用力的捏了我奶头一下,乳白色的小水滴泌了出来。我差点没痛到从床上滚下去,这一捏太突如其来,我连叫都没来得及。「有奶呀!」她看起来很为我感到开心。乱乱的北京速记小身体软软的摊在我身上,小肩膀上有很多小汗毛,头髮很多,我因为麻醉所以无法抬头看清楚他,但他好像认得我似的,本来还哭哭的小乱乱现在却很安静的窝在我身上缓缓的呼吸。我和乱爸完全的让这个小天使感动的要命,一直从那里惊叹他的可爱。

「你看他的手,你看他的嘴,好可爱喔!」由于我的待产包没準备妥,所以连相机都没带到,还好弟弟到楼下7-11买了即可拍,顺便把我在恢复室的丑样也拍了几张。护士把乱乱带走后告诉我们,现在没有单人房只有双人的,要我们先住,之后在帮我换。后来我在恢复室时何弘能医师有来看我,原来他是下午的飞机出国。我问他为什么临要生产了,胎位会突然变成臀位?他说应该是因为我的胎头一直没有下降,导致上面的空间很大,阵痛一发生压力自然会产生,孩子也在这时换了个位置了。虽然最后不是让这位御医来帮我接生,但我和乱爸还是很感谢他在孕期的照顾。

简历制作